Menu
RSS

种族政治

●子富

505全国大选,形成土著同胞在朝,华裔在野的政治格局,导致政府政策毫无顾虑偏重于照顾土著同胞的局面已显现,“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已沦为空洞的口号,种族政治的枷锁,仍紧紧的套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的“颈项”上。

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布,政府将通过5大策略来加强土著同胞的经济,以感谢505全国大选时,土著同胞给予国阵的全力支持。

这5大策略所包括的范围极广,并动用数以亿计的基金,使土著同胞今后在教育、创业机会、商业机会等所有领域,获得比以往更大的优惠和扶助。

我们担忧这种偏向照顾土著同胞的施政策略,在种族政治的驱使下,今后将更为激化!华族同胞选择步出国家政治主流的核心,又在“变不了天”的情况下,今后该何去何从?

308全国大选后,505全国大选前,华裔在国家政治核心中的力量,已大不如前。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华裔在政府中的代表,在政府的政策实施上,往往起不了多大的牵制作用。可悲的是,一些不利多元民族政策、不利华教政策的实施,往往是在实施后华裔代表才知晓。

这就是马来西亚以土著同胞为主导,种族政治的现实。而华裔人口的逐年下降,势必将导致政治趋向对抗的形势下,种族政治更为激化。

从政治现实的角度来看,我们不能只一味在责难政府中的华裔代表“无能”,更不能有如在野党般在指责他们出卖华裔的权益。“出卖”这两个字,是极为严重的指责。

更加令我们担忧的是,在种族政治台头,巫统无所不用其极,在大事巩固土著同胞支持下,会导致民联之土著支持力量大量流失,“变天”成了无法实现的春梦吗?土著在朝,华裔在野的政治局面会更是“楚河汉界”分得清清楚楚吗?

一旦土著同胞的力量凝集在政府中,所有国家政策均偏向照顾土著同胞,华裔同胞又奈得了何?上街抗议示威吗?签名请愿吗?这些方式又能起作用吗?

虽然种族政治在一个多元民族国家,会导致国家政局的不稳及国家经济发展的停滞不前。但政治就是政治,政治的现实讲求的是谁能掌握政权,当一个政体面临是否将失去政权抉择的时候,绝大多数的政体均会选择以巩固政权为重,毕竟,对一个政体而言,失去政权,代表的就是失去一切。

我们相信首相是开明的,但政治现实迫使他不得不种族化,他宣布政府将通过5大策略来加强土著经济,就是为了巩固土著同胞对国阵的支持。

对国阵、对任何政体而言,保住政权才是至高无上的目标!

Read more...

916这一天

●子富

明天,就是9月16日、916!

从历史背景来说,这一天,对西马半岛的各族同胞而言,可能并没有多大感受,因为对他们而言,轰轰烈烈的马来亚独立日是在8月31日,顶多是多了一天不必上班的假期罢了!

但对东马的各族人民而言,这一天则是特殊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东马摆脱英殖民统治参组马来西亚取得独立的日子。我们喜悦,是因为我们等了近50年后,联邦政府终于在这之前,把这一天定为大马日,国家各级领导也均在这一天纷纷东渡而来,庆祝这个历史性的日子。

联邦政府把916定为大马日,是东马人民被忽略和苦盼多时后才盼来的“春天”!东马人民如果不是2008年308全国大选,国阵痛失三份二多数议席,东马各国阵成员党所夺得的国会议席,成了国阵保住联邦中央执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联邦中央政府可能时至今日,仍未听到东马人民要求庆祝916的声音,东马一些政治人物也没有大声说出这个要求的胆量。

在争取庆祝916方面,前行动党、前公正党要员黄锦河坚持的精神,至少须获得我们尊重。过去多年来,他始终都在这一天,穿着整齐到古晋独立广场主持由他一手安排的升旗礼,尽管出席者只有身边的几位朋友及前往采访的媒体人士,他仍在场面十分冷清下升起了国旗。

对东马人民而言,很多人都有916才是真正国庆的看法,因为马来西亚是在这一天组成,8月31日是在这之前马来亚取得独立的日子。

这个念头对一些政治人物而言,是敢想不敢说的念头,甚至还有可能把黄锦河的坚持视为是疯子呢!一直等到这项争取之声音越来越响后,才敢跟风,恐惧一旦开罪西马的政治龙头老大,人头就将因而落地!

但在争取成功后,又在极尽邀功,把所有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充份暴露一些政治人物的另一面,有多少人会记得黄锦河的坚持,黄锦河也应记上一功。

作为公平的砂州子民,我们应还黄锦河一个公道,916会成为公共假期,他有一份功劳,至少他是在不断的提醒人民,不要忘记这个马来西亚组成的重要日子。

国人在庆祝了8月31日国庆日后,又在9月16日庆祝大马日,这是不是重复了?有没有这种重复庆祝的必要?还是从这两个日子中找出一个日子来庆祝国阵就足够了,是值得我们省思的问题。

庆祝国庆,对国人而言是大事,因为国家取得独立,是普天同庆的大日子,不应被政治化。

916,对当下国家政局而言,也是令人难忘的日子,犹记2008年308全国大选,反对党组合在粉碎了国阵三份二多数议席,及夺得多个州的执政权后,其共同领导人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言之凿凿的扬言,国家将在6个月后的916变天,国阵将会因为东马议员的纷纷跳槽而倒台!

回忆当年,是否真的有大批东马国会议员准备跳槽反对党?故此安华才敢作出如此“重大”宣布。是不是东马一些国会议员“骗”了安华?我国才变不了天!内内里乾坤何在?我们均不得而知,只有安华最为了解,也只有他能为我们解开这个迷团。

我们知道的是,安华在505全国大选前曾说,如果民联在大选中夺不下我国执政权,他将弃政教书去!

 

Read more...

国家须节约

●子富

削减燃油津贴导致价格的调涨,以及马币兑换率的"节节败退",不外是在反映着国家经济正陷入"痛苦"的瓶颈中,政府采取有效措施以摆脱经济困境,已刻不容缓!

在该如何稳住国家经济的大前题下,行将于今年杪宣布的2014年国家财政预算案,将会是一个怎样的预算案?会不会从明年开始便实施消售税政策?是否会增加一马援助金,以抵消人民对燃油价格调涨的不满?会不会有更多加重国家经济承担之"欧基巴拉"林林统统津贴或补贴措施的涌现?已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

为增加国库收入,或增加政府的税收,瞄准"人民的口袋",还是政府最直接的途径!

要摆脱国家经济所面对的瓶颈,政府就必须老老实实的面对现实,不该为稳住选票而在耍太多的花样,透透明明的让国人知道国家经济情况,并坦诚的要求人民与政府携手共渡经济难关。

正如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在年轻时所说过的那样,好的政策,政府路有责任去说服人民接受。当前的国阵政府,没有必要对在野党的民粹主义"闻鸡起舞",左个津贴,右个津贴,再来个多多补贴。

形形色色、林林统统、各种各样"欧基巴拉"津贴与补贴计划的推出,只有增加国家经济负担,国家经济一旦破产,任何的津贴或补贴,在协助人民方面,均将变得无济于事,其实际的"效果"就是害惨人民,使人民的生活更是陷入水深火热中。

政府在宣布削减燃油补贴导致燃油价格调升时说,将会在2014财政预算案中增加一马援助金的数额,这种讨好人民的行举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也更是令人厌恶的。

削减燃油补贴的目的,就是要减少国家经济的承担。把从甲这儿省下的钱又花在乙的身上,这是什么节约逻辑?也许,是作为升斗小民的我们知识太浅,左看右看,始终都不会了解政府的这项高招。

提升一马援助金,当然能使中下层人民从中受惠,但这一千几百令吉的援助金,又能起作多大的援助作用?能抵消万物不断飞涨的冲击吗?

再者,国家也拥有大批中层人民,论条件,他们并不符合资格,但他们也同样是在苦哈哈的为了生活在打拼。

国家经济陷人当前困境,国家必须节约,在这方面,政府必须以身作则,不能要求人民节约,自己又在大花特花。

政府要节约,就须从层层面面着手,包括检讨十分臃肿的公务员政策,削减高官以及人民代议士形形色色,名堂极多的各种津贴。

基于我国的公务员数目过于臃肿,单单应付公务员的薪金及各种津贴,便已是一项沉重的负担,这是大家都不容否认的事实。

我国当下人口总数为2800多万,公务员人数却超过140万名,这个数目,还不包括数目也不小之合约及非全职公务员。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公务员与人口比例,马来西亚在亚太地区是最高的。

马来西亚的比例令人吃惊的高达4.68%,新加坡1.5%,印尼为1.79%,韩国1.85%,泰国是2.06%及菲律宾1.81%。

政府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说服我们人民,须我们人民供养之臃肿的庞大公务员群,为何不应该削减?

十分可悲的是,把国家和人民利益挂在口边的民联,因为怕得罪公务员群、怕失去选票,公务员人数即使继续臃肿下去,仍然还会是碰都不敢碰这个问题。

Read more...

没有终点的和平斗争

●子富

处在多元民族的国家,各民族对国家权益的追求与分享,取决于大家要懂得如何互相尊重的协商及取舍;而各个民族对权益的争取,也是一场没有终点的和平斗争。

何时该取、又何时该舍?是身为多元民族国家国民的我们,终生均学习不了的高深学问,民族间只有掌握好取与舍,才能确保民族的和谐相处。

马来西亚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应归功于过去五十几年来,民族间能互敬互重,并很好的掌握取与舍。

我们最担忧的是对抗局面的出现,就我国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最近宣布,按部就班推行的《2013年至2015年教育大蓝图》事,联邦教育部第二把手在争议声中冒出“请便”之说词,以及董总颇为强硬的态度,我们最为担心的对抗局面似已出现!

联邦教育部第二把手对董总坚决反对教育大蓝图事轻描淡写的说,他不会反对,也不会阻止反对教育大蓝图者,把他们的子女送到国外去接受教育!

董总尊循宪法所赋予的权力,维护民族教育的发展,天经地义!也是受到华裔拥护的。政府维护一个国家之国语发展,也同样无可厚非,问题是出在双方的态度,一旦对抗的局面出现,大家为了颜面,也就难再有回头路可走,除非是人事的变动之后。

问题解决的重点是,如何在两个极端中找到共同点。

教育与宗教一样,都是十分敏感的问题,完全可导致民族间的对抗,大家都务必慎之慎之!一旦出现民族间的对抗,国家必将从此陷入不稳定之中,即使不致动乱,也将导致国家经济发展停滞不前。

我们强调多元民族国家民族权益的争取,应懂得如何彼此互相尊敬的取舍,在互相尊敬的协商精神下,问题就很容易能在友好的气氛下获得解决。

对教育大蓝图问题,董总和政府间今天会落至几乎是相互对抗的地步,或许是因为双方都过于坚持,但我们也不能责怪双方的坚持是错误的,董总不能责怪政府食古不化,不懂与时并进的在开历史倒车。同样的,政府也不能责怪董总顽固。

大家的坚持,都坚持得有理!

取舍协商的精神,在已故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领导马华工商联合会(全国总商会)期间获得很好的发挥。

在黄文彬接手领导马华工商联合会前,华商与政府间,就华商权益问题,关系是颇为尖锐的。在他接掌马华工商联合会后,通过协商精神,与政府、尤其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不仅华商所面对的问题逐步获得解决,华教问题也受到政府的关注。当年,敦马哈迪第一次访问一中,并为商联技职大楼主持开幕,便是最佳的典范。

许多问题的出现,或许是因为不了解所造成的,只要大家能建立良好的关系,在互相理解和谅解后,问题往往便能够获得园满解决。

对教育大蓝图,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表示,政府在考虑华裔所提出的意见后,决定采取拆衷方案,把华小四至六年级之国语每周授课时间,从原定的270分钟调低至240分钟。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这仍然是一个好的开始,尽管这与华总、教总、全国校长职公会及马华所建议之180分钟,仍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我们要特别指出的是,教育部一直在坚持国语的授课时间,以加强华淡小学子对国语的掌握能力,但授课时间的长短,与成绩表现往往并不是正比的。

在小学标准课程中,国小的英语每周授课时间为300分钟,比华小和淡小学生的150分钟超出许多,按理,国小毕业生在升上中学后,英语水平应该比华淡小好得多才对啊!但,根据教育大蓝图的报告,在2010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的英文试件中,只有23%国小毕业生取得至少优等成绩,而华小生则为42%及淡小生35%。

这说明,授课时间的长短,并不是成绩的绝对保证,教师的素质、授课的责任感,以及学生的学习态度,才是关键所在。

 
Read more...

涨涨涨.......

●子富

燃油涨价,或更贴切的说是政府削减津贴所导至之价格的调升,所引起的骨牌效应,立竿见影,涨声连连!

罗厘运输业的罗厘,因须靠“油”上路,影响最为直接,因此喊载费要调高15%被视为理所当然,合情又合理!学生巴士业者控诉,如果政府再不允准他们调高载费,他们将因为收支的严重失衡而倒闭,学生落至没人载的下场,政府必须负起责任。

也因为运费成本的加重,样样物品,包括升斗小民开门不能缺少的柴米油盐均在涨涨涨......

商家在喊涨、相关业者在喊“涨”!是因为如果再不“涨”,他们就再也营运不下去了!但如果政府允准他们调整价格,或不受政府管制领域的业者自行调整了价格,这些“涨”风下所加重的经济负担,均将完完全全的被转移至连哼一声都没有机会的升斗小民身上。

广大的消费者、占最大国民比例的升斗小民,才是“涨”风下的最大受害者!对商家和相关领域的营运者而言,他们仅是“贵来贵卖”罢了!甚至有者还可能从中受惠呢!

就有如白糖之前起价20仙,一杯“咖啡乌”也起价20仙!所幸这是少数!

国家推行“欧基巴拉”,林林统统,层出不穷的各种津贴或补贴计划,是不是正确及长远的治国之道,很值得我们省思,是不是应该学习我们邻国新加坡的治国方式,逐惭的减低津贴,并把省下来的钱用在为人民开拓更多赚钱的机会上?这样做,是不是更为实际些?

当政者如认为这不是正确和长远的治国之道,就必须认真重新调整林林统统的津贴或补贴计划。同样的,在野党如也认为这是不正确的,就不应该继续在倡导民粹主义。利用民粹主义来拖跨国阵的心态绝对不能有,因为最终的受害者是人民。

当然,严正打击贪污也是十分重要的,反贪指数的节节败退,是大家均必须关注的。当政者不能责怪在野党在炒作我国贪污问题的严重,而应认真的进行反思。国家的肃贪,是不是已沦为口号?只在对付“小鱼”而放生“大鱼”?

对升斗小民而言,他们并不懂得如何去寻找证据来证明贪污问题的是否严重,但他们知道的是,一些当官的很快便开始有钱起来,并渐渐变得很有钱!

别以为升斗小民都是笨笨的,他们还是懂得如何去计算这些高官的薪金,但算来算去,就是不懂得这些高官的钱从何处来!

我们说林林统统,各式各样“欧基巴拉”的津贴或补贴应检讨,是因为这些津贴并非完完全全用在升斗小民身上,例如白糖津贴便是一个例子,走私白糖的情况始终都十分严重,把关的官员到底怎么了?也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

走私津贴柴油的情况也同样始终都十分严重,有太多理由让我们相信,这些走私的柴油是被转售到外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