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注定是“垫脚”?

对希盟承诺承认统考问题,我在之前的一篇评论中用“长路慢慢”这个标题,而不用“长路漫漫”,是因为不相信希盟会那么爽快的兑现这项承诺,即使是要承认,也要“慢慢来”!

我国“政客”的这种嘴脸,并没有随着国家政治的变天而改变,当政者在我国特殊的多元民族政治环境中,都是通过这项“慢慢来”的策略,以逐其“钓”票、尤其是“钓”取华裔选票的目标。

对承认独中统考,虽然华裔对希盟寄予厚望,但希盟一上台,给华裔泼来的泠水一盆接一盆,也一盆泠过一盆,其十分“国阵化”的言论,先把承认统考的焦点模糊,而把最后一里路变为十万八千里。

基于希盟正耍弄与国阵一样的手段,抛出与国阵相同的种族敏感与独中不是国家教育主流问题,我们绝对不会相信,希盟会在5年任期内会承认统考。而是要让华社所走的这条路越漫长也好,从十万八千里变为最后10里、最后5里,再到最后1里!

即使到了最后1里,也还会有最后50米、最后10米。希盟地位越稳,华社争取承认统考的目标就越难达致,种族敏感与和国家教育政策是永远都不会过时的理由。

我们要注意的是,教长马智礼对这项课题的回答是,希盟政府会在5年内进行详细研究,是否承认独中统考。

马智礼用的字眼是“是否承认”,而不是“5年内承认”,这也即是说,希盟会在5年内承认统考的机率已随着政权到手而变得微乎其微,政权越是稳固,就越不可能承认,只有在政权受到威胁时,为“钓”取华裔选票才会这么做。

马智礼承认,承认统考是希盟的竞选承诺,但不包括在希盟的百日新政内。

他告诉国人:“教育部认为,这个问题需要全面和适当的探讨,不能仓促作出决定。”

政党争取选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无可厚非,但不能乖离必须尊守承诺的基本政治道德。即然是种族敏感,又与国家教育政策冲突,希盟为什么要作出这项承诺,希盟这不是纯心要欺骗选民,以捞取选票吗!

行动党对承认统考,不是说希盟执政马上就承认吗?现在变为遥遥无期,行动党的立场又是什么?如果认为这是违背承诺,就应该有所行动,以在国会中拥有的席位,来迫使希盟履行承诺。

人民赋予行动党在国会中拥有那么雄厚的实力,并不是要让行动党在联邦内阁中分多几个部长,而是希望行动党真正能为人民做点事。

现在部长虽然分得很多,甚至多个重要部长职都掌握在行动党手中,但以行动党在新政中的表现,似是只能扮演附和的“垫脚”角色。

新政让承认统考变为遥遥无期,行动党不会、也不可能会发出呛声!可以预见的是,在接下来的日子中,行动党将会助教育部自圆其说,以合理化希盟违背竞选承诺。

如果正如预料的那样,行动党便十足是个“垫脚”角色。

这个希盟“垫脚”角色,在希盟把石油开采税“变”为税后盈利时,行动党已扮演得十分出色和到位。

这个关系到产油州、尤其是砂拉越应有利益的问题,虽然行动党说砂拉越比较特别,还能保有5%的石油开采税,但掌握实权的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并没有开声,结果如何还不得而知。

如果阿兹敏和敦马坚特要把开采税“变”为税后盈利,行动党还会找来理由,以扮演好其“垫脚”角色吗?

 

(2018-08-07)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