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希盟“跳票”!

选前希盟、尤其是宣称不受西马“头头”摆布,拥有自主权的砂希盟成员党行动党在大小场合,大声小声的再再承诺,希盟一旦入主布城,掌握国家的执政大权后,铁定将便把砂拉越的石油开采税从原有的5%提升至20%!更承诺要把来自砂拉越的50%税收归还给砂拉越!

这与国阵不一样就是不一祥的承诺,把善良忠恳的砂拉越人民哄得服服贴贴,认为遇到了“救世主”,于是纷纷把选票投给了火箭。结果火箭赢了、希盟赢了,作出承诺的砂拉越希盟“头头”也搭上“铁鸟”西渡当官去了!

如今“乌纱帽”套头,也不知是不是换个位置便换个脑袋,于是乎先来个“配套”,要砂拉越自理医药和教育,才归还20%的石油开采税和把来自砂拉越50%的税收归还给砂拉越。

自1963年与西马半岛、沙巴和新加坡组成马来西亚55年来,医药和教育便一直是由联邦政府管理,如今来个“配套”要砂拉越自理教育和医药,这不是在故意为难砂拉越吗?

医药和教育是任何国家的主要开销,如果要砂拉越自理医药和教育,为什么希盟政府不是把100%的石油与天然气权归还给砂拉越?为什么联邦还要取走我们砂拉越95%或是80%的石油与天然气收益。

希盟说国阵执政55年对砂拉越不公平,取走砂拉越的资源导至砂拉越落后西马不止20年,如今希盟执政,还不是延续对砂拉越不公平,要砂拉越继续落后,要砂拉越当西马的“童养媳”。

这个“配套”论一出台,砂拉越人已经有预感希盟有意不把承诺当一回事,更把承诺当成信口开河的有意“跳票”先兆,如今果不其然,选票到手,圆了当官之梦,希盟现在是不是要明目张胆的“跳票”了?作为砂拉越子民,必须特别关注此承诺的进展,毕竟这关系到砂拉越儿女代代子孙的前途。

针对这项课题,且听联邦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怎么说,他说,希盟宣言之归还石油开采税至20%,是根据石油税后盈利,而非石油总收入。

但现在,或之前的国阵政府是根据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以石油的总收入来分配利润予各产油州。

阿兹敏也承认,5%的石油总收入要比20%的税后盈利来得高!

为什么希盟不在选前告诉砂拉越人民,希盟的20%是以税后盈利来计算,而这20%也会比现有的5%来得少。

希盟这不是要“跳票”吗?这不是要“欺骗”善良的砂拉越人民吗?如果希盟选前告诉砂拉越人民,希盟的20%要比国阵的5%还要来的少,砂拉越儿女,尤其是城市华裔选民会给予行动党那么大力的支持吗,区区华区以过万张多数票取胜吗?

来自砂拉越的希盟的国会议员要摸摸良心自问,这对得起支持的选民吗?

砂希盟主席兼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则说,归还20%石油开采税给砂拉越是砂希盟的承诺,因此希盟政府将依据当时的承诺兑现。但砂人民想知道和搞清楚的是,张部长口中的20%是不是与阿兹敏口中的一样,是税后盈利,还是石油总收入?

希盟如有意“跳票”,理由固然有千千万,希盟可以告诉砂拉越人民,如果归还给砂拉越20%石油开采税,国油便要“倒台”,联邦财政便要“枯死”,联邦“官官”从此无粮发,官车更无钱添油,官官从此要走路和踩脚车上班。

联邦可以把如果归还20%的石油开采税给砂拉越,联邦财政有多惨就有多惨,但砂拉越各族人民又会怎么看待?信吗?会认同竞选承诺可变为“指南”吗?会认为希盟“跳票”有理吗?

砂拉越人民是坚守诚信的,竞选承诺就是承诺,一定要实现!

党团必须有诚信,不能兑现的事项就不能列入竞选言,这是必须尊守的最基本政治道德。任何党团,如失去最基本的政治道德,能让人相信会以民为本吗?

 

(2018-07-26)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