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法院诠释 最佳途径

国油入禀联邦法院,要求鉴定及宣判,在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下,国油是全国石油资源的独家拥有者,包括砂拉越。

这是砂拉越与联邦之间,对砂境内矿源,包括石油与天然气拥有权、特别是砂拉越政府宣称,有关法令没有经过砂拉越议会的批准是违宪和无效之争议,全面浮出台面。

国油入禀联邦法院之举,应受视是正确之举,通过媒体的争议无益,由联邦法院去宣判、去诠释、去厘清国油在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下的权力与地位。

砂拉越对境内矿源、特别是石油与天然气的掌控权,是否已经在当年受到来自砂拉越国会议员支持下的1974年石油法令下丧失?砂拉越所成立的砂拉越石油公司,是否还有权力发出石油与天然气开采执照?

国油也宣称,国油的立场是,只要整个开采工作是在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框架内,国油仍然致力支持砂拉越参与砂境内石油与天然气行业的愿望。

联邦国会上下议院通过的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把国内,包括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开采权,交由国油全权处理。

现在的争议是,国油认为,在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下,国油拥有绝对的权力开采和处理砂拉越境内的石油与天然气资源。而砂拉越政府则认为,有关法令没有获得砂议会的认可是违宪和无效的,因而成立砂拉越石油公司,要求所有在砂拉越境内开采石油和天然气活动的公司,特别是国油,均必须向砂拉越石油公司申请执照。

砂拉越此举当然引起国油公司的不满,但不是通过对抗,而是通过入禀法院要求对法令作出诠释,还是值得表扬的。

联邦法院将对法令作出怎样的诠释,必然会以宪法为依归。

根据首长署助理部长哈茜达表示,有关申请将在联邦宪法第4(4)条文下,于本月12日在布城听审。

如果法院宣判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是有效的,就证明砂希盟、尤其是公正党之施志豪律师始终坚持的观点是正确的,耶就是必须回到寻求国会修宪之路,把宪法修回原原本本1963年立国契约下的模样。

如果宣判指有关法令是违宪的,必须通过砂拉越州议会的批准才有效,则表明砂拉越政府的坚持是正确的,而顺理成章,并有明确法律依据的取回石油与天然气的掌控权。这对权益一直惨遭前朝国阵政府剥夺的砂拉越人来说,当然是天大喜讯。

法院如宣判法令有效,这不是砂拉越的“终点”,而是另一“起点”,砂拉越政府必须听取希盟一些领袖的忠告,寻求国会通过,废除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和领海法令,并把宪法修回立国契约下的模样。

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在国会的通过,不管当对的背景如何,即使是反对也反对不了,来自砂拉越的国会议员给予支持,基于是关系到对砂拉越应有权益的维护,因此均必须负起历史责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