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承诺就定承诺 希盟必须履行

竞选承诺,是争取人民和影响人民是否给予支持的重要因素,因此,希盟对砂拉越主权的承诺,必须履行,在取得联邦执政权后的今天,无须“理由多多”,也更无须“借口多多”。

这些竞选承诺,与砂首长阿邦佐所领导下的砂拉越反对党政府是否签署砂希盟所提呈的“新政协议”毫无关系,完全不影响希盟的履行,因为这些承诺的主导权已掌握在希盟新政手中,砂拉越反对党政府是否签署“新政协议”,都无阻希盟新政对承诺的落实。

如果“借口多多”、“理由多多”,就有蒙骗砂拉越选民之嫌,破坏希盟迅速落实全国竞选承诺的形像,也必影响希盟要在砂拉越争取更大的支持的努力。

砂拉越选民,尤其是给予希盟大力拥护的华裔选民,目前正睁大眼睛在静观,等待砂希盟落实其竞选宣言,时间并不是问题,人民理解要落实这些承诺必须时间来处理,人民会等待,但必须落实。

砂希盟在其“希望宣言”中承诺,只要希盟取得中央执政权,就会把石油开采税从现有的5%提升至20%,同时也承诺把来自砂拉越的50%税收归还给砂拉越。

希盟也同时承诺,将恢复砂拉越“邦”的地位,并把教育主权下放,只有在砂政府不愿接管教育的前题下,希盟中央政府才会继续管理砂拉越教育事务。

砂人醒了

砂拉越各族人民最关心的是依然是砂主权问题,并不是西马有几条大道的收费被废除,消费税被废除砂人纵然关注,但也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前朝国阵政府“统治”下,遭逐渐剥夺之1963年立国契约下的自主权。

以往主政者,包括来自砂拉越的政治领导,可能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又有谁会去关注1963年立国契约问题,但现在砂拉越人醒了,砂拉越人民要的是在立国契约下原原本本的主权。

因此,砂拉越赴英政府律师团到底取回什么未曾爆光的历史文件,现在全国国阵已倒台,无须“护主”,是把一切史料摊在阳光下的时候。

两项法令

在索回和保护立国契约下砂资源方面,最关键的是关系到两项法令,即《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与《2012年领海法令》。

这两项法令是互补的,以剥夺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资源,在《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下,马来西亚,当然包括砂拉越的天然气和石油的最终控制权和拥有权,是属于联邦政府和国油公司(Petronas)。尽管有其他法令的规定,但除国油(Petronas)外,任何人不得从事石油加工或精炼石油或石油化工产品的业务,除非有关业务获得首相的批准。

《2012年领海法令》则加强《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的管控权,把砂拉越的领海权减至3海里,而联邦的国际海域权则为12海里,这也即是说,在《2012年领海法令》下,砂拉越3海里外的资源归联邦,砂无权过问。

砂拉越政府宣称,这两项法令在宪法下,没有获得砂立法议会的接纳是违宪和无效的,因此宣布成立砂拉越石油公司,并宣布任何在砂拉越境内作业的矿源公司,包括石油与天然气公司,均必须向砂拉越申请执照。

管制权与拥有权

而希盟则、尤其是砂公正党副主席施志豪则认为,法令之事,一切须回到法律的原点,因此必须在国会修宪,修回原原本本的立国契约。然而砂拉越政府宣称,在砂拉越石油公司成立后,砂拉越已经争取到100%的石油管制权。

我们必须明了的是,管制权不等于拥有权。管制权,只能代表砂拉越在替中央政府“管理”砂境内的石油资源,收益仍归国油公司与联邦政府,拥有权依然掌握在联邦政府手中。

 

(2018-05-1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