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民粹--国家悲哀

我们说,有怎样的人民,就会有怎样的政治人物,人民追求民粹,自然就“养活”一群热衷民粹,利用民粹来争取人民支持的政治人物。

这种政治发展形势,也导致国家政治朝向“职业”化发展,把从政当着是一种可以谋取高收入的“职业”来经营,什么为民服务,都是堂皇美丽的借口,所谓的为民服务,不外是通过民粹主义、当着谋取个人利益的方式来经营,以维持自己的政治生命、自己的高官厚禄。

不管是国阵还是希盟,各自隆重其事宣布的竞选宣言,都彻底暴露了朝向民粹主义的政治取向。一方为了继续执掌政权,一方则力求入主布城,而在尽量、争相取悦人民,希望只有投票这一天才能当家作主的选民,能把票投给自己,当过了投票这一天,选举结果尘埃落定后,可就是你“民”我“主”了!一切由我作主,人民只有乖乖听的份儿。

国阵宣言承诺为一马援助金加码是民粹,为庞大臃肿无比的公务员与退休公务员今年二度加薪是民粹,为全国德士司机派送“一马德士援助卡”同样是民粹,在槟州承诺,一旦夺回槟州执政权,样样免费更是民粹,总之样样为取悦选民的宣布,都离不开民粹。

而希盟也五十步不必笑一百步,同样在“抱着”民粹主义在团团转,深知广大的人民十分不满消费税,并认定通膨是消费税造成的,于是乎便通过竞选宣言宣布,一旦入主布城,将在执政的百日内废除消费税。

针对国阵和希盟的民粹宣言,大马税务会计师协会主席阿都阿兹认为,一马援助金虽然可以帮助低收入群体,且受惠群体多达700万人,但不应成为永久性的措施。

他认为长期派发一马援助金,不但会养成低收入群体的依赖性,也会对国库造成负担,进而拖慢国家的发展。他奉劝各政党应以长远眼光,从国家经济角度,务实的看待一马援助金问题。

对希盟的废除消费税,阿都阿兹认为,消费税是一种好的税收制度,不赞成废除。

在我国,实施消费税之前,联邦政府的财政收入,高度依赖石油与天然气收入。由于石油与天然气价格受到国际市场价格波动影响,而导致国家收入不稳定,这对国家的发展极为不利。

消费税就是在石油与天然气价格大幅下滑情况下实施的,进而稳定了国家税务基础,改善了国家财务状况。

换言之,以稳定国家经济为出发点,消费税是一种好的税务制度,不应轻言废除,更不应成为政党的民粹承诺。

(2018-04-19)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