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争主权非对抗 摆文献讲道理

54年了!砂拉越与沙巴于1963年9月16日与马来亚和新加坡签署协定共组马来西亚,如今已足足渡过54年又2个月了,54年来,砂拉越的权益是在砂拉越自己“无知”,以及半岛一些政治人物持有特别“议程”的情况下,有如冷水煮青蛙般的在不觉中逐渐失去!

例如1976年修宪,砂沙原本与西马半岛平等“邦”的地位被贬为“州”,2012年联邦国会通过海域法令,把砂拉越的水域权剥夺至仅剩下3海里,再加上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把原本处在砂拉越水域的天然资源,尤其是石油与天然气剥夺至只存下5%开采税,导致大部份的天然资源收入通过国油公司流入联邦口袋。联邦不公平的对待砂拉越,导致砂拉越的发展逐渐被抛在后头,且越抛越远。

最明显的例子是,至少迟了20年,在砂拉越人不断抨击下,现在才来兴建泛婆大道。

联邦一再拖延兴建泛婆大道,总是以沿线没有发展,没有经济效应作为借口。没有道路又如何发展呢?一些国家要开发和发展一个地区,总是先开通道路,相关地区很快就被发展起来,没有道路贯通的穷乡僻壤又如何发展呢?

54年!太够了!太长久了!现在是砂人团结一致争回主权的时候!

但我们砂人只是争主权,争回在马来西亚协议和政府级报告书下原有的权益,不是要与联邦对抗,也更不是要脱离马来西亚,而是在马来西亚范畴内争回遭联邦剥夺的权益。

现在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反对党、尤其是行动党也不必一直在强调砂拉越的权益是在国阵掌政下失去的,当时可能有当时的历史和政治因素,砂拉越人当时可能也十分缺乏维权的意识。现在砂拉越人的砂拉越运动带动下,砂人护权意识高涨,在人民庞大力量的后盾下,给我们提供了争回自主权的大好时机。

在这种情况下, 砂立法议会通过动议,成立高级别特别委会,以和联邦展开磋商,索回立国契约下的自主权是需要的。

要和联邦磋商, 就要摆文献, 讲道理。在这方面,砂政府事先派出法律团到英国档案馆,并取得获得确认的重要文件,将是特委会与联邦磋商时,摆文件,以理力争的畴码!

除了各种权益务必争回外,教育自主权也不能忽略,砂拉越的发展要赶上西马,甚至领航西马,这一环节绝不能忽略,我们要拟定自己迎合世发展朝流的教育政策,培育能融入全球的下一代。

联邦朝令夕改,一个部长换一个政策的教育政策,不仅老师无所适从,学生更是无所适从,这种“不懂装懂”的教育方针已害惨了几代人!

(2017-11-10)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