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补选狂胜的解读

对上个月丹绒拿督补选国阵的狂胜,两名反对党候选人只能捞得百多票,连按柜金都不保,一些国阵中人欣喜若狂,认定这回“好势了”,“阿迪南效应”仍在,国选国阵依然可以狂风扫落叶,甚至大有机会从反对党手中夺回一些失去的国会议席,尤其是实旦宾国会议席。

国选来临时,实际情况真会这样吗?至少我并不这么认为,须知州选民对待选举,国选、州选有别,这个事实可以从过去的选举中反映出来。

由于联邦问题太多,也太过复杂,引起选民,尤其是华裔选民的普遍不满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再加上砂人普遍认为联邦长期对砂州的忽略,各种税收“取多多”,发展款项“拨少少”,以及对索回自主权追求的殷切,至少“阿迪南效应”在国选,将不会在华区反映出来,即使真的“好势了”,也只能反映在土著选区,国阵中人如对华区及混合区寄望太大,选举结果,可能失望将更大。

以目前砂州政局来看,不论国选将在何时举行,砂州国阵要取得胜利并不难,但在华区及混合区,可能就不是那么乐观。

已故阿迪南以宏观和秉持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思维施政,敢在国阵“龙头”巫统面前宣称“华裔不是外来者”,更在一些联邦部长十分不悦下,宣布英语为砂州第二官方语言,更承认全国独中统考文凭,及年年拨款资助州内14间华文独中办学,确是受到砂人的爱戴。

上届州选,人联党能从反对党手中夺回一些议席,是拜“阿迪南效应”之赐,但这种效应不太可能会在国选中反映出来。

普遍的砂州选民,尤其是城市选区选民的看法是,国选与州选所要作出的选择是迪迥然不同的。

这并不是在反映州国阵、包括人联党做得不好,实际上,人联党自新的领导层上台后,服务确比之前改善了许多,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抵不过联邦多如牛毛问题的冲击。

巫统主导的联邦中央政府,这些年来为稳住马来社会的支持,逐渐偏向种族和宗教化的施政,诸如不顾成员党的感受和反对,和伊斯兰党勾肩搭擘,称兄又道弟,伊刑法案的提呈,以及贸消部在全国大事、高调的取缔猪毛刷。

这比比皆是偏向宗教化的政策,已引起非穆斯林社会的不满,这种不满情绪,对选情所带来的冲击并不容忽视,同时也必将在国选中通过选票反映出来。

反对党希望联盟,在与国阵和巫统争相向伊斯兰党示好下,纵然果是一盘散沙,甚至可以说是乌合之众,如果不是联邦问题的冲击太过严重,希望联盟将不会是国阵的对手。

但现在的问题是,一般的城市选民认定国阵“太烂了”,希望联盟即使也烂,也要放手博一博,至少博一博还有一点希望。

希望联盟看准选民这个心态,打出换政府拯救马来西亚的口号,听在选民耳中,特别受用,在这种政治趋势下,希望联盟要在国选中夺取我国执政权,就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了。

但补选成绩,也给从政者一个启示,那就是只要宏观中庸施政,又何愁人民不支持?

More in this category: « 回到根本 为大马警方点赞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