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回到根本

“索回砂拉越自主权”,你喊我也喊!要如何索回?一切的一切都必须回到宪法的根本上,否则,喊得再大声也是徒然。说透了,只不过是“政客”为了争取选票在“演戏”给人民看罢了!执政党如此,绝大部份的在野党人士也依然。

虽然有少部份的在野党人士把问题带回到宪法的根本上,但却显然不能引起党内的共鸣,他们似乎是更把重点放在1976年修宪,把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伙伴”地位,降级为“州”地位,谁是历史罪人上,以收取打击政治对手的目的,能否恢复1963年立国契约下的地位,似乎已经不是那么重要。

1976年修宪,当年在国会下议员中支持修宪的砂拉越政治领导,尤其是国阵成员党领导人,我们纵然不说他们是“出卖”砂拉越权益的历史罪人,但最起码也应说是犯下“错误”。

对国阵成员党的现任领导人,如果在野党硬是把前人犯下的错误套在他们的头上,要他们承担历史的责任,对他们也太过不公平,但他们也应承认前人犯下“错误”的史实,只有回归承认犯错的基础,才有可能回到修正宪法犯下“错误”的原点上。

在维护砂自主权情绪高涨的目前时刻看待这项问题,我们不能理解当年砂州在国会中的人民代议士,为何要在国会中同意修宪,把州的地位从“伙伴”降级至“州”,难道他们不理解,这一降级对砂州的影响深远吗?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同意修宪?是巫统太过强势使然?还是另有因素,仍在世的当时领导,有必要站出来向广大的砂拉越人民作出交待。

没有宪法作为基础,成天高喊“索回砂拉越自主权”,又要如何索回?这不是“政客”自喊自爽的戏码又是什么?

去年最后一季的州立法会议,我们似乎看到了回归修宪原点的希望,要通立法议会通过议案,以州立法议会的名誉,在国会下议院中提出修正1976年宪法法案。

对回归立国时的“伙伴”地位,这项修宪法案太重要了,由立法议会通过议决案提出,不仅代表着砂人的心愿,也将更是掷地有声。

但我们始终都不明白,州国阵为何要临阵勒马,更把在野党提呈的相关法案一一驳回,连提呈到立法议会中辩论的机会都没有,这留给砂人太多遐想的空间,真的索回自主权是在逐步落实中吗?在一些方面取回权力就算索回自主权了吗?

就有如临海权力,砂州的临海权力也已随着地位的“降级”而失去了!如众所知,砂州许多油田,多是岸外油田,已经归为联邦的权力,砂州还能高喊油田是我们砂州的吗?

因此,修改1976年联邦宪法,回归1963年立国契约时的地位,对索回砂州自主权太重要了,否则一切都是纸上谈兵的空谈,如不是“政客”企图蒙骗砂人的戏码又是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