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迟来的怒吼

闯我海,捞我鱼,孰可忍,孰不能忍!首长阿迪南向首相纳吉愤告,砂拉越州政府强烈反对外国渔船捕捞砂拉越海域的鱼获。

阿迪南宣称,本地渔船业者将深海捕鱼执照出租给外国渔船,任由外国渔船捕捞砂拉越鱼获。在州政府强烈反对下,首相纳吉已经指示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向砂拉越36名持有深海捕鱼执照者,发出必须解释为何不应被对付的函件。

他强调,州政府必须采取更强势的行动,不能任由外国人偷窃砂拉越的鱼产。

阿迪南也称,本地渔船业者,竟然在没有渔船的情况下,获得联邦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发出深海捕鱼执照,并将执照出租给外国渔船,任由外国渔船捕捞砂拉越的海产。

“因此,我要求联邦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吊销这些违规的深海捕鱼执照。”

阿迪南也说,外国渔船捕捞砂拉越海产的情况猖獗,导致本地渔民捕不到渔获,身为砂拉越首长,他有责任保护砂拉越的资源。

“我宁愿让这些海产老死,也不愿意让它们外流!”

外国渔船持着租来的捞鱼执照,“名正言顺”的闯我海,捞我鱼的情况早在2008年便已经出现。砂拉越渔业团体不断抗议,甚至还拍照提呈一张执照,多艘外国渔船同时使用,以及没有任何渔船的“朋党”,竟然拥有多张执照的证据,更在时任州第一副首长陈康南的带领下,到布城向时任联邦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慕尤丁陈情,可是始终都没有获得解决。

你说联邦农业及农基工业部会不知道这项问题的存在吗?绝对不,当时所持的理由是,这些海产如果没有捞捕,也会老死而白白浪费。

问题是,联邦农业及农基工业部为何要在知情的情况下,把深海捞鱼执照发给对捕鱼毫无经验又没有任何渔船的人士,而且还多把执照发给同一个人,导致一人持有多张执照问题的出现,让这类人物可以“不劳而获”,通过出租捞鱼执照,摇着脚便“袋袋平安”!

这会没有涉及贪污行为吗?很难让人相信!如果涉及贪污行为,就是在出卖砂拉越的利益,是卖国贼,是不能被容忍和原谅的。

阿迪南对这项问题的重视,对解决出租渔船执照问题来说,虽然是“迟来的怒吼”,但对阿迪南本身来说则是“及时的怒吼”。

渔业团体向他作出问题的反映,他随即着手处理,通过首相指示联邦农业及农基工业发展部,致函予相关执照持有人,要他们解释,执照为何不应被吊销。

为了砂拉越的权益,我们期盼这项问题能尽快获得解决的同时,也期盼阿迪南能促使反贪会介入调查,联邦农业及农基工业发展部为何会把执照发给没有渔船的人士,并允许他们把执照出租给外国渔船,通过出买砂拉越资源来谋取暴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