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浪射王与玻璃人

虽然攻势如潮水,但最终命水不好,缘悭决赛,怨不得人。

次场大马杯足球4强半决赛,砂拉越足队在彭亨主帅,我国足球名宿多拉沙拉惊呼是猛虎出闸的发挥中,仍然是功败垂成。

大军压境,还后院失火主场打成一平,惨遭淘汰出局,主场球迷心碎了无痕。

断了气的巨鳄奈大象莫何,怨天怨命都没用,要怪只能怪NGAP牙不够锐利,白白浪费整打的进球良机,种下败因。

波比岗再勒斯虽为我队顶入一记起死回生的漂亮头球,但临场掉链子太多,不足以将功赎罪。

门前有几粒必进之球,但这位沙巴籍的原住民射脚不是射野,便打门太正,把球送入守门员怀抱。

所以滥射浪射王之名,就非他莫属。

还有外援,灵魂人物的沙里巴斯,浪费攻城机会的本色也是不遑多让。

此队内射脚王,每在中场拿到球,不管距离门框范围是那么的远,角度也近乎不可能,偏偏就爱独食,不传球,大脚一蹴表演远射,当然球不是冲天炮便是飞得不知所终。

整场最可取的MVP,仍是解禁归队的队长,国脚约瑟卡兰迪。

这位左快马在边路很活跃,控球和盘球功夫一流,而且传射能力出众,他有两次圆月弯刀式的射门非常刁钻,可惜一中门柱,另一被门将扑救,不然战局会改写。

砂拉越队有很多深具威胁,直捣阵地的源源不绝攻势乃是他发动的,该封他为助攻王。

举凡比赛就会有一方故意施展拖字诀的,面对砂队的每球到脚就抢攻的来势汹汹,彭亨球员很奇怪,在有身体磨擦之后,便会跌个滚地葫芦,倒地还抱脚呼痛,管你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倒地诈伤和伪装的痛苦屡屡上演,反看砂拉越球员屡被侵犯,但却没事,越踢越龙马精神。

客队表现得如此脆弱,夸张到一碰就倒,成了玻璃人部队,每次还得劳烦医护人员赶快以干架抬离球场,不要阻住地球转。

虽说兵不厌诈,但也不应将演烂的戏来欺场,这是大大有缺体育精神,胜之不武,赢了也不光彩。

砂拉越和彭亨,两队刚好是呈强烈的对比。砂队球员像个钢铁人般,不知疲倦的奔跑追球拦截,而本来也是硬汉的彭亨队员,一个个被撞就摔倒,名副其实的玻璃人那样。

但彭亨确实是机会主义者,零星的几个攻势,就制造出一粒金子般的入球,反而砂拉越狂轰滥炸,只在城池得手一次,浪费破门良机的本事令人甘拜下风。

两队有个共同点,就是外援被盯死,没发挥。

发现到大马足球联赛为各队找外来援兵敞开方便之门,的确是提升竞技的水平和比赛的看头。

但也有不良影响,那就是这些重金礼聘的雇佣兵,不知是太过投入还是本性如此,动作相当粗野和火爆,而且是很习惯挑衅仿佛要制造冲突,这政策的弊端已浮现,足总领导层有必要检讨。

砂足队没能挺进决赛,也并非世界末日,至少NGAPSAYOT精神又回来了,搞到其他强旅也敬畏,比赛是每年都有,这次不行,明年还可卷土重来。

从砂拉越踢出了赏心悦目的进攻足球,虽败犹荣的情形,从足球竞技百态再折射到人生,其实还能得到启示的。

那就是做人不好太“玻璃”,碰到小挫折就跌倒和逃避,也不好当浪射王,错失送到眼前的良机。

反之,我们是要当有钢铁意志,遇到困难不屈不挠,对准目标前进,更要会掌握和应用机会,不要“假会”和浪费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