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抗争的开始

这不是最终的胜利,而砂护权抗争的开始,因此,砂盟政府不应为联邦法院拒绝发出准令,让国油通过联邦法院开庭审理和鉴定在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下,到底国油是不是大马、包括石油与天然气资源独家拥有者而沾沾自喜,并停下抗争的脚步。

Read more...

都东特大的迥响

尽管人联都东支部行将于7月8日召开的特大,作为支部主席的黄振渊强调,此举绝对不是在挑战党中央,而是要通过党员特别大会,把党员的意愿反映给党中央,诚心诚意的协助党中央收集党员的意见。

Read more...

金正恩三度访华

6月19日至20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乘专机访问中国,为期两天,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这是金正恩3个月以来第三次访华。

一般认为,金正恩此次访华是要向习近平汇报不久前,在新加坡举行的朝美峰会成果以及今后朝鲜如何履行峰会所达致的协议。由此也说明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所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Read more...

关乎“护权”

砂盟两年后能否守住砂政权,关乎1963年立国契约下应有主权索回的成绩,如果继续像目前这样,表现得“贪生怕死”,抑或又是为了讨好希盟,怕“为难”希盟,不敢“反守为攻”,两年后的州选,就是砂盟“生命”的终结时。

Read more...

主权的博弈

护砂主权,朝野博弈!

退出国阵,组成砂盟的在野砂拉越四执政党--土保党、人联党、民进党及人民党,再加上那个“怪胎”联民党,虽然打着本土政党的招牌,但在护砂主权上问题上,则处处显得受制于希盟。

Read more...

不是执政的保证

砂4执政党,包括土保党、人联党、民进党及人民党脱离国阵,组织砂拉越本土联盟“砂拉越政党联盟”。这个不管是名称上的改变,抑或又是施政实质上的改变,都不是砂拉越人民继续委予执政权的保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