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争自主权打造砂州模式

州政府要求联邦下放权力,已从高层领袖的谈商逐步迈向落实阶段,日前才说交由州务秘书和联邦秘书作进一步讨论和鉴定可下放权力领域,首长拿督巴丁宜阿迪南沙登却已在短时间内开出清单向联邦喊话。

首长在在州立法议会提呈第11个大马计划汇报时披露,将向联邦政府提出涉及经济、社会及教育的八大项目自主权,包括教育、体育、法律、环境、财政、船舶、公共工程及其它涵盖保健、福利、旅游、渔业、遗产和房屋事项。

首长进一步表明,砂州自主权争取项目以行政管理及教育政策为先,放眼在未来五年内达成目的,这也是他一再在不同场合要求人民再给他五年时间,领导砂州完成一揽子计划的原因。

首长在争取联邦下放权力方面毫不含糊,而且步调快速,展现志在必得的强势作风,或许州政府和人民已等得太久,现在出现改变的好时机,自然要卯足全力,义无反顾的勇往直前了。

首长表示,上述八项只是第一阶段的要求,换句话说,州政府未来将继续争取更多领域的自主权,至于范围涵盖哪些方面,联邦政府会否一一照准,何时能够具体落实等,胥视时局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首长在首波诉求上,特别强调教育自主权,并且批评联邦教育政策朝令夕改,令人无所适从,州政府希望全面掌管教育事务,确保本州的教育政策能具有持续性和一贯性的发展。

我们全力支持州政府争取联邦下放权力,因为砂州在许多方面和西马有巨大差异,必须在行政上力求改革才能扭转劣势。

我们曾经指出,联邦下放权力除了可以避免职务重叠,节省人力和资源外,也能加速公务的推行,让人民直接受惠,有利无弊。

也就是说,州政府在维护州民利益的基础上向联邦提出要求,既无冲突,也合情合理,完全符合人民期望。

所以,首相和联邦政府必定从善如流,问题是能做到何种程度而已。

可以预见的是,一旦取得更多自主权,州政府将可以按照本州的情况制定政策和计划,以教育为例,在不影响国语地位的情况下,早年以英文为媒介语时代的一些措施有望恢复或调整,而本地华教界则期盼出现全新格局,不仅华小师资和校舍等问题得以解决,独中统考文凭获承认,甚至准许开办中文大专,都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当然,争取联邦下放权力,涉及许多复杂因素,不是简单的事,而且存在变数,需要州当局和联邦不断商讨谈判才能成事;必须指出的是,获得更大自主权不代表一切自动变好,州政府在管理和执行上要付出更多努力,以专业、透明和绩效,打造独特的砂州治理模式,向各界证明这条路是正确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