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下放权力强化绩效管理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周一在古晋主持国庆月推展礼时宣布,联邦与州政府已经启动协商机制,以便将更大的中央政府权力下放给砂沙的各联邦与州政府部门。首相表示,他已指示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和砂州务秘书拿督阿玛默希迪甘尼接触,商讨有关事宜,让砂州在马来西亚体制下拥有更多权益,一旦协商完成,将和首长拿督巴丁宜阿迪南沙登一起作出宣布。

实际上,纳吉六月份抵砂出席选民支持首相万人大集会时,就曾在回应首长的诉求时许诺将权力下放,让砂州政府拥有更多自主权。这回再次表态,显示有关工作已进入议事日程。

据悉,目前联邦与州政府在一些领域出现职务重叠,联邦下放权力可以使行政权力精简化,让更多资源获得保护,为国家及砂州带来更大发展及利益,与此同时,预料也可提高处理效率,节省开销和时间,给工作人员及民众带来方便,因此,相信会受到各界人士欢迎。

联邦下放权力给东马两州,固然有着行政工作上改善变革与时并进的需要,但无可否认也是作为砂沙两个国阵“定存州”的实质回报。不能忽视的是,近年两州民众自主意识抬头,争取应享权益尤其是以更高标准审视建国契约条款的意愿日见强烈,联邦政府不能不对此作出回应,设法安抚两州人民情绪。

尤有进者,首相倍受一马发展公司庞大债务课题困扰,并且卷入廿六亿政治献金风波,在一片质疑声中,却获得砂州政府和首长的极力相挺,在道义上来个投桃报李,其实也在情理之中。政治博弈讲究平衡,必须面面俱到,雨露均分,否则就有后院失火的危险。

联邦下放权力,意味州政府获赋予更大自主权,但民众在给予正面肯定的同时,也希望得到更为清晰的说明,因为到目前为止,所谓下放权力到底涉及多少个部门,下放的空间达到何种程度,以及从何时开始等,都还没有正式答案。大家都在期待联邦和州当局尽快公布全盘计划和更多详情。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联邦不可能一下子将多项事务的管理权交出来,诸如国防、内政、财政及教育等范畴,检讨释权空间始终有限,各界应务实看待,不可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正如人联党主席拿督沈桂贤所言,联邦将更多权力下放给州政府,是朝向落实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理念最重要起步,将能以砂拉越人的姿态及模式去管理砂州,根据州民的需要推动发展计划,这对各方面发展不如西马的本州来说十分重要,期待通过权力下放使情况获得显著改善。

我们希望联邦实事求是,精简民事服务框架,克服叠床架屋弊病,以高效促进发展和真正利惠人民为目标,积极落实权力下放工作,若只涉及小幅层面及微不足道的事务,那就毫无意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