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庭讯①】妻子唆使杀夫案已审结 儿子抚养权官司还在进行中

(本报古晋12日讯)遭妻子唆使他人夺走性命的诗巫银行经理黄政贵与世长辞6年之久,而妻子也被高庭判决绞刑,案件虽然已告一个段落,但他们唯一的8岁儿子抚养权,迄今双方父母仍在争夺中。

今日,司法专员思丽丁娜裁决,死者的遗孀林咸慈是他们儿子的最亲近的监护人,因此当外祖父母的申请人,必须把当母亲的名字纳入,成为当事人。与此同时,司法专员也同时谕令此案在下个月3日再过堂,以确定申请人是否有依据判决行事。

至于申请人应该采用宣誓书还是传票作为入禀诉讼的方式,由于司法专员将面对调职,因此交由接手的法官负责处理。

就这起抚养权争首回夺案案是在2012年11月7日,古晋高庭法官以庭外和解方式中的附带条件是“抚养权直到小男孩的母亲在高庭所面对的刑事案结束为止”。而小男孩的母亲林咸慈是在去年10月27日,基于证据确凿,在诗巫高庭,在唆使他人谋杀亲夫的罪名下被判处罪名成立,面对绞刑。

因此,当祖父母的也因此以同样的宣誓书入禀高庭,但受到对方律师的反驳,后者指对方采用重复诉讼,因此申请驳回,但,负责聆审的司法专员今日谕令由新法官接手。

这起令人心寒的案件起因是诗巫银行经理黄政贵,在2012年6月14日凌晨1时30分,在其位于诗巫乌鲁宋溪美拉第33A巷门牌1D的住家遭人杀害,经过调查,其遗孀被控唆使他人谋杀亲夫,经过冗长申请在上个月杪被判处绞刑。

案中的另一名被告张晋源迄今仍弃保潜逃。还有案中的另一名被告林和银则在误杀黄政贵的罪名下,被判处坐牢16年,目前在服刑中。

 

【庭讯②】

父子犯罪分别被控

父涉抢劫儿涉诱奸 

(本报古晋12日讯)一对父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患上血癌末期的儿子昨日被控涉嫌和认识一天的女孩发生性关系而被提控,今日是当爸在6年前,涉嫌抢执行任务中警长的财物而遭提控。

这名当爸的被告为50岁的沙比佐宾查玛,他是被指在2012年11月1日凌晨2时30分,在艾贝尔路一带的酒吧,涉嫌抢走一名警长的财物。

有关的财物为警察证件、身份证、提款卡、驾照和150令吉现金,因此抵触了刑事法典第395条文,此项条文的惩罚是坐牢不超过20年和鞭笞。

与此同时,他也被指与另外仍未落网的10人,在上述同样日期、时间和地点,涉嫌使用手和利器致伤正在执行任务的一名警长,其行举也因此抵触了刑事法典第332条文,而此项条文的惩罚是坐牢最高可达3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他否认有罪,地方法庭法官迪莫迪允许他由2位担保人,以700令吉现金保外,以便在下个月10日出庭,进行案件处理。

 

【庭讯③】

涉枪杀胡椒商案

法庭下月裁决

(本报古晋12日讯)发生在2016年6月21日的石隆门甘榜朱干,胡椒收购商遭枪杀案,案发的2兄弟关系的被告,原定在今日出庭接受负责承审此案的司法专员裁决是否表面罪名成立。

但,由于副检控官需要时间注入更详细的陈词,因此裁决改在下个月19日。

在这2兄弟中,案发时42岁的哥哥被控涉嫌教唆弟弟谋杀,而40岁的弟弟则被指涉嫌谋杀。

哥哥被指涉嫌教唆弟弟涉嫌谋杀36岁的胡椒收购商陈秀华(译音)因此他被指抵触了刑事法典第109和302条文。在刑事法典第109条文的教唆后所作行动而未有,明文规定其处罚,但必须在谋杀的条文下接受惩罚,至于谋杀的唯一惩罚是绞刑。

死者是西连巴莱林吟的居民,其主要是被猎枪的散弹射伤,中弹部位包括后脑勺及身体数部位,被送抵石隆门诊所后,立刻被转送到中央医院接受治疗,挣扎数天后,与世长辞。

当他遇害时,身上的巨款并没有遗失。

back to top